用戶名: 密碼: 驗證碼:
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夾
當前位置: 主頁 > 綜合 > 圖文 >

千米絕壁搏命摘燕窩

時間:2015-05-28 20:51來源:網易   【點這里看更多精彩圖片】
[點擊圖片進入下一張]
在一邊是壁立千仞的玄武巖,一邊是深不見底的大峽谷,走在不足20厘米寬的懸崖小路上,每一步都讓人膽顫心驚。但對于四川省雅安市漢源縣永利彝族鄉帽殼山下的村民來說,200多年來,每年5月,為了采摘燕窩和草藥,他們都會冒險在這段路上往返。雖然燕窩功效和采摘方式備受學者和環保人士詬病,這仍是當地村民增加收入的重要渠道。如今,面對越來越少的燕窩,村民們也開始擔憂,“不知道會不會哪一天就摘完。” 在一邊是壁立千仞的玄武巖,一邊是深不見底的大峽谷,走在不足20厘米寬的懸崖小路上,每一步都讓人膽顫心驚。但對于四川省雅安市漢源縣永利彝族鄉帽殼山下的村民來說,200多年來,每年5月,為了采摘燕窩和草藥,他們都會冒險在這段路上往返。雖然燕窩功效和采摘方式備受學者和環保人士詬病,這仍是當地村民增加收入的重要渠道。如今,面對越來越少的燕窩,村民們也開始擔憂,“不知道會不會哪一天就摘完。” 村落到燕窩洞直線距離不過幾公里,但超過1000米的海拔落差讓探洞的道路變得異常艱險。在橫切通過巖壁的時候,邊國仲不得不抓住藤條向上攀登。“小心青苔,那個石頭可能是松的;路邊有霍麻,碰到又痛又癢……”常年行走山間,讓邊國仲對危險了如指掌。經過4小時攀登,翻過三次絕壁,踏在森林地毯一般的苔蘚上,邊國仲稍稍松了口氣。眼前赭黃色的巖石下就是燕窩洞了。 村落到燕窩洞直線距離不過幾公里,但超過1000米的海拔落差讓探洞的道路變得異常艱險。在橫切通過巖壁的時候,邊國仲不得不抓住藤條向上攀登。“小心青苔,那個石頭可能是松的;路邊有霍麻,碰到又痛又癢……”常年行走山間,讓邊國仲對危險了如指掌。經過4小時攀登,翻過三次絕壁,踏在森林地毯一般的苔蘚上,邊國仲稍稍松了口氣。眼前赭黃色的巖石下就是燕窩洞了。 燕進入窩洞有三個入口,距離最近的洞口隱藏在巖腔下不到50厘米高的斜坡處,人必須匍匐進入,然后在洞中折轉到位于巖壁半腰的洞口,再從巖壁攀爬到第三個洞口。人一不小心就可能掉下巖壁。每年4至5月,燕子會從南方飛來,在這里繁衍生息。洞內暗道縱橫交錯,容納千人綽綽有余,但一不小心就會迷失方向了。 燕進入窩洞有三個入口,距離最近的洞口隱藏在巖腔下不到50厘米高的斜坡處,人必須匍匐進入,然后在洞中折轉到位于巖壁半腰的洞口,再從巖壁攀爬到第三個洞口。人一不小心就可能掉下巖壁。每年4至5月,燕子會從南方飛來,在這里繁衍生息。洞內暗道縱橫交錯,容納千人綽綽有余,但一不小心就會迷失方向了。 邊國仲先把背包扔進洞里,拿出手電趴在地上,低頭匍匐側身進洞。黑暗很快如潮水一般吞沒了細小的手電燈光。外人的進入打破了平靜,不時有蝙蝠和燕子鳴叫著從洞口飛出。燕窩洞在有的地方分成兩層,上面一層大約10平方米大小,猶如躍層戶型的客廳。邊國仲指揮最年輕萬山紅從底層巖壁爬上去,自己在下層打著手電照明。燕子通常會在這樣的開敞空間里筑巢。手電筒燈光直射洞頂,卻如蠟燭一般昏暗,邊國仲來回搜索,終于有了收獲。順著燈光,一個碗口大小的黑色圓團若隱若現。“在那邊!”邊國仲從背包里取下u型鋼條,撿起前人留下的長竹竿,將鋼條插進竹竿頂端,伸向燕窩。幾乎是靠著直覺,邊國仲將勺子般的鋼條放在燕窩下方,輕輕一拉,“砰!”燕窩應著回音掉下來。萬山紅沖上前去,在黑暗中摸索著把燕窩捧起。 邊國仲先把背包扔進洞里,拿出手電趴在地上,低頭匍匐側身進洞。黑暗很快如潮水一般吞沒了細小的手電燈光。外人的進入打破了平靜,不時有蝙蝠和燕子鳴叫著從洞口飛出。燕窩洞在有的地方分成兩層,上面一層大約10平方米大小,猶如躍層戶型的客廳。邊國仲指揮最年輕萬山紅從底層巖壁爬上去,自己在下層打著手電照明。燕子通常會在這樣的開敞空間里筑巢。手電筒燈光直射洞頂,卻如蠟燭一般昏暗,邊國仲來回搜索,終于有了收獲。順著燈光,一個碗口大小的黑色圓團若隱若現。“在那邊!”邊國仲從背包里取下u型鋼條,撿起前人留下的長竹竿,將鋼條插進竹竿頂端,伸向燕窩。幾乎是靠著直覺,邊國仲將勺子般的鋼條放在燕窩下方,輕輕一拉,“砰!”燕窩應著回音掉下來。萬山紅沖上前去,在黑暗中摸索著把燕窩捧起。 徒步4小時,搜尋2小時,邊國仲只找到兩個燕窩。“兩三年前每年能掏到200多個燕窩,去年只有100多個,燕窩是越來越少了。” 在邊國仲的記憶里,年輕時他進洞來,燕子呼啦一下沖出來,扇起的風可以把人頭發吹起。如今,稀稀拉拉的燕子還在這里筑巢,采摘的人也多了,燕窩越來越難得到。“這里土很貧瘠,傳統的農耕難以滿足需求,我們試種過很多農作物、果木和藥材,但是都不理想。萬山紅是少數還留在村里的年輕人之一,見過世面的他深知采摘燕窩的危險性。如今,面對越來越少的燕窩,村民們有些擔心,“不知道會不會哪一天就沒有了。” 徒步4小時,搜尋2小時,邊國仲只找到兩個燕窩。“兩三年前每年能掏到200多個燕窩,去年只有100多個,燕窩是越來越少了。” 在邊國仲的記憶里,年輕時他進洞來,燕子呼啦一下沖出來,扇起的風可以把人頭發吹起。如今,稀稀拉拉的燕子還在這里筑巢,采摘的人也多了,燕窩越來越難得到。“這里土很貧瘠,傳統的農耕難以滿足需求,我們試種過很多農作物、果木和藥材,但是都不理想。萬山紅是少數還留在村里的年輕人之一,見過世面的他深知采摘燕窩的危險性。如今,面對越來越少的燕窩,村民們有些擔心,“不知道會不會哪一天就沒有了。”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熱點圖集
網站地圖 | 關于中國店網 | 廣告服務 | 投稿指南 | 法律聲明 | 誠征英才 | 聯系我們 | 意見征集

Copyright © 2008-2015 KODUO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權所有仿冒必究

国产成 人 综合 亚洲中國店網所載文章僅供參考,不構成投資建議,據此操作,風險自負。

湘ICP備15001095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