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戶名: 密碼: 驗證碼:
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夾
主頁 > 綜合 > 開店故事 > 正文

我是怎樣開垮5家公司的

來源:創業網 時間:2014-12-23 [字體: ] 點這里開始創業
  本人叫袁瀚,自由人事業發起者,袁瀚工作室創始人。現在是2014年年底,距離我第一次創業(2003年)到現在已經是第12個年頭。話說我現在做的自由人事業算是第6次創業,也就是說我前面有過5次創業經歷。前5次成功了嗎?看標題就知道了。

  下面來說說我前5次是如何把公司開垮的。每次開垮公司,都有很多原因,我這里只用一個關鍵字把最核心的因素提煉出來,在原因后面還會說明我從中獲得的成長。

  第一次開垮公司:“嫩”

  1.創業概述:

  我第一次創業是2003年到2004年,在廣東汕頭,做保健品。

  第一次創業時我還在讀大三,不過一沖動就退學創業了。哈哈,當時想會不會成為第2個比爾蓋茨呢。不過我沒有成為比爾蓋茨,而是成了炮灰。第一次創業失敗的原因簡單說就是“嫩”:要錢沒錢、要人脈沒人脈、要經驗沒經驗,典型的“三無”創業者。

  2.我的成長:

  據說創業成功率只有5%,那95%失敗的應該大部分都是第一次創業。

  第一次創業失敗并不是什么很糟糕的事情,我們起碼知道了什么叫創業、什么叫吃苦、什么叫失敗。

  我第一次創業雖然說不上吃過多少苦,不過也連續好多天吃泡面,半夜打的士回宿舍、為了省錢6個人擠一輛車,為了懲罰自己沒完成業績睡了幾晚上馬路。這些都是我很寶貴的經歷。

  第二次開垮公司:“亂”

  1.創業概述:

  我第二次創業是2005年到2007年,在廣東廣州,做美容儀器。

  2005年,幾個創業伙伴窩在廣州一個月租600塊的民房里(全天看不見陽光),用了3個月左右,把技術研發好、資料準備好,然后一出市場就勢如破竹。5人創業團隊,每個月都可以做幾十萬的業績。我們初次嘗到了賺錢的滋味。

  賺錢后就迅速擴張:辦公室從破民房換到了廣州最貴地段——天河北路的寫字樓,人員從5個擴充到近50個,人員工資從最開始發幾百塊生活費,到聘請了4、5個總監,每個總監都開8000塊的基本工資(注意那是2005年)。

  上帝欲其亡,必先令其狂。我們的好日子只過了不到半年,然后就急轉直下,核心原因就是“亂”:

  A.市場亂:

  當時公司用的是區域代理制。我們把儀器、技術、培訓打包成項目賣給代理商,代理商再賣給終端消費者。雖然代理商獲得的利潤已經很高了,但他們希望獲得更高的利潤,于是到處找比我們更便宜的進貨渠道。

  我們對代理商和OEM廠家都缺乏約束力,有不少代理商直接找到給我們OEM的廠家或其他能生產類似產品的廠家,拿到了更低的進貨價。一邊跟我們要宣傳、培訓、技術支持,一邊偷偷跟別人進貨。我們當時雖然想了一些方法,但基本無法挽回局面。

  B.管理亂:

  公司有2個合伙人,我是二股東、負責策劃和銷售,大股東負責技術和培訓,我們2個都非常不擅長管理。于是當時就出現了人越多公司越亂、效益越差的現象。部門與部門之間頻繁出現權利斗爭、辦公室政治越演越烈,我和合伙人除了一次又一次開除高管、也就沒有其他高招了。

  C.財務亂:

  我和大股東自己的開支與公司的財務都混在一起。大股東把自己孩子的學費、生活費、自己買包包、買項鏈等所有費用全部拿到公司來報銷。如果公司只有她一個股東無所謂,但還有另外個股東呢,你說我會有想法嗎?

  當然有。不過我當時才24歲,股份只有20%,覺得也不好意思講,就睜只眼閉只眼。當然,我自己也做得不好。公司曾經有幾個月沒有財務,我就代管財務。幾個月后招了新的財務,一算賬公司少了近10萬塊。這10萬塊也不是我貪污了,當時公司很多出賬都是現金支付、我也沒有記賬,后面也想不起來。就這樣一個糊涂賬交接到新財務那里。

  2.我的成長:

  很多創業者都跟我第二次創業有類似經歷:贏在營銷、輸在管理。創業者要么自己有管理能力,要么找一個具備管理能力的合伙人。如果聯合創始人都不具備管理能力,有錢就請一個會管理的職業經理人、沒錢就狠狠地提升自己的管理能力。

  為了提升自己的管理能力,我2008年還專門去一個管理大師的公司上班,跟著學了1年多的管理。

  第三次開垮公司:“急”

  1.創業概述:

  我第三次創業是2009年下半年,在山東青島,做演講培訓。

  當時公司有3個合伙人,我做總經理、負責運營。我們3個湊在一起有2萬多塊錢,準備從小開始慢慢做。不過有一次在啤酒街喝酒的時候,聽旁邊的人說有一次代理國際演講大師的機會,不知道是急于求成、還是酒壯人膽,我們就在酒桌上把這個需要50萬啟動資金的事情接下來了,并很快簽了代理協議。

  簽完協議后我才回過神來:從簽協議到演講會召開一共就3個月時間,50萬的啟動資金怎么來?我們連辦公室都還沒有、團隊怎么招?我們一個客戶積累沒有,上千張門票賣給誰去?一想到這些就覺得心拔涼拔涼的,但既然接了就硬著頭皮做唄。

  雖然我可以憑著三寸不爛之舌讓報社先給我們做廣告后付錢、可以讓員工不拿基本工資只拿提成、可以到處借到很多錢(大部分是跟只見過一面的陌生人借的)、可以讓很多牛逼的機構幫我們代理售票,但如果戰略決策錯了,執行力越強大、死得越快。因為我的行動力太強了,很快把攤子鋪得很大。演講會籌備到中間時,我們都知道這次一定賠得很慘,但已經收不了手了。

  演講會做完后,公司迅速倒閉,三個股東其中一個跑了、另一個出了幾萬塊來抵償部分債務后退出了,剩下了30多萬債務我一個人背下了(雖然我只占30%股份)。

  2.我的成長:

  第3次把公司做垮并欠下30多萬債務,我只用了3個多月的時間。歸根結底就一個字:急。太急功近利了!

  我犯了很多創業者的通病:好大喜功、急于求成,不能腳踏實地、從小開始積累,妄想一夜成功。

  創業者有賭博心理和冒險精神很正常,完全沒有賭博心理和冒險精神的人也不會去創業。但這個度要把握好,一旦賭博心理過重,就成了僥幸,市場會給我們沉重的教訓。

  從第3次創業中,我吸取的最大教訓就是:腳踏實地、步步為營。

  第四次開垮公司:“盲”

  1.創業概述:

  我第四次創業是2010年到2012年上半年,在山東青島,做培訓和俱樂部。

  第三次創業失敗之后,有一個當時借錢我做演講會的顧客又投資了我近10萬塊,讓我開始了第4次創業。這一次前前后后共有30多位伙伴跟著我,我們做過很多事情:培訓、咨詢、會所、俱樂部、雜志,后來甚至還想做類似于linkedin的商務社交網站。為什么會做得那么雜?因為戰略不清——“盲”。我們摸索了很多事情,但一直沒有找到出路。可惜了那兩年半前后跟著我的30多位伙伴,跟我摸索和走彎路,但沒有帶他們走上光明大道。

  2.我的成長:

  第4次創業對我之后做微營銷打下了很好的基礎,因為我當時研究社交網站、社群、品牌、營銷、傳播等等,這些都是很寶貴的專業與實踐積累。